武汉按摩体验|武汉按摩兼职女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文化 >

從零基礎開始培養 高校戲曲選修課成“搶手貨”

學生體驗化妝(清華大學藝術教育中心供圖)

侯少奎(左)在北京大學《經典昆曲欣賞》課堂上(北京大學昆曲傳承與研究中心供圖)

周三下午,清華大學的蒙民偉音樂廳里彌漫著濃濃的京劇味,教室里時不時傳來咿呀的絲弦與清脆的鑼鼓聲。新學期伊始,《京劇表演史論與生行藝術實踐》及《旦行藝術實踐》如約開課。在一學期的課程中,60位選課學生將在專業教師的指導下,練習唱腔、指法與形體動作,并將在期末匯演中表演《定軍山》和《天女散花》。他們不是專業演員,也不是藝術團骨干,多是零基礎的學生。

從零基礎開始培養

在全國各地,像清華這樣開設戲曲公共選修課的高校不在少數。選課季中,這些課程是學生們爭搶的大熱門。中國人民大學孫萍教授開設的《國劇藝術大觀》只有120個課容量,但選課系統的候補名單里有三四百人;武漢大學易棟老師每學期都會開設《京劇歷史與審美導引》《戲曲審美導論》《中國經典昆曲賞析》等通識課,每一門都非常搶手;四川大學學生高歌說,丁淑梅老師開設的戲曲課程《中華文化》很受歡迎,“被抽中需要一點運氣”。

20多年前,高校中開始零星出現戲曲類的公選課,“開課的初衷,是想和青年學生分享我所喜愛的藝術。”安徽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徐強這樣說。他從2000年起開設《京劇與中國文化》課程,讓他意料不及的是,第一節課就座無虛席,他很快就將一個班擴容為兩個班。

2006年,教育部、文化部、財政部共同舉辦“高雅藝術進校園”活動,十多年來,近3000場京劇、昆曲、話劇等演出在高校上演。清華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陳為蓬說:“2005年《昆曲藝術欣賞》的第一堂課上,我問同學們有誰在現場看過昆曲,沒有一個人舉手,但現在總有將近1/3的同學看過。”徐強認為:“戲曲講座、活動比較零散隨機,相比之下,以公選課的形式進行戲曲教育有更強的系統性。”

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頒發了《關于全面加強和改進學校美育工作的意見》。今年4月11日,教育部明確指出,“各高校要明確普及藝術教育管理機構,把公共藝術課程與藝術實踐納入高校人才培養方案,納入學校教學計劃,實行學分制管理”。清華大學藝術教育中心主任趙洪表示:“以往清華的戲曲教育是一種自覺的行為,很多戲曲課程是面向愛好者開設。隨著政策的頒布與落實,我們開始以更高的站位去思考戲曲教育的意義,進一步擴大課程的覆蓋面,讓零基礎的學生有機會接觸戲曲,推動校園中形成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濃厚氛圍。”

名師是大IP

在四川大學學生高歌的成績單上,除了一門川大校內的戲曲課,還有一門來自北京大學的《昆曲經典藝術鑒賞》。

2009年,臺灣作家白先勇發起的“昆曲傳承計劃”落地北大,隨后,《經典昆曲欣賞》在北大開課。每周四下午,當張繼青、蔡正仁等一位又一位藝術大咖走進北大,學生們總是早早擠滿理科教學樓的教室。有時候,從四面八方趕來的昆曲愛好者不得不席地而坐。為了讓這門廣受關注的課程惠及更多學生,2016年起,北大在線教育平臺“智慧樹”上開設了網課,實現了跨校授課,并給予學分認證。高歌說,這門課包含了四節“見面課”,上課時,她和川大其他的選課學生一起集中到大教室中觀看直播,主講人會實時解答他們提出的問題。

陳為蓬老師的《昆曲藝術欣賞》也是在2016年被搬到“學堂在線”慕課平臺上。三年時間中,累計選課人數已近5萬,中國民航大學、新疆醫科大學厚博學院等全國各地的高校都曾將其納入學分課的體系。

武漢大學學生李明(化名)在上完易棟老師的戲曲理論課后,選了一節實踐課。從小學習京劇的他到了課堂上才發現,表演教學的內容是武漢市地方傳統戲劇漢劇,“我們選課都是沖著老師去的,誰也不知道是要學漢劇”。雖然出乎意料,他和大部分同學還是堅持了下來。在漢劇表演藝術家袁忠玉的指導下,李明在結課匯演上唱了漢劇《柜中緣》選段,又和另一位戲校的同學一起表演了“京漢兩下鍋”的《游龍戲鳳》。一學期下來,“同學們不僅對漢劇有了基本的了解,還體驗到了戲曲表演”。他說:“看10部戲也不如自己試著演一段,一演,就知道里面的講究了。”

從線下到線上,從賞析到實踐,從京昆到地方戲,高校的戲曲課堂為學生走近傳統文化提供了更多元的途徑和選擇。

藝術教育也是情感教育

在安徽大學的徐強老師看來,無論社團還是課程,戲曲藝術的教育“事在人為”:“只要能有幾位積極的老師或者學生,這個事情就能夠做好。”教師資源的匱乏,恰恰是許多高校面臨的困境。徐強一直在尋找能接班的青年教師,卻沒有合適的人選,“年輕教師有較大的學術壓力,很難有時間上課,而且我的課很特殊,是以學唱為主,和學生的互動很多”。

趙洪坦言,如果沒有人力和物力的投入,戲曲教育很難開展。她表示:“我們首先要明白藝術教育對人培養的重要性,有了認識的提升,才會有經費投入的保障;其次就是要有專門的機構和專業的教師去落實。”

“選課的學生就像是一顆種子,會慢慢生根發芽、開花結果。”徐強說,他課堂上的學生來自不同地區、不同專業,“有一些學生后來愛上戲曲,去考中國戲曲學院研究生了。”

趙洪認為,年輕的學生不一定都會去看戲聽戲,但經過一學期的學習,將來在他們有時間、有機會的時候,就會更愿意去欣賞,也會懂得如何欣賞。“戲曲教育一方面是審美教育,我們要讓學生們能近距離、全方位、多角度體驗戲曲之美;另一方面是情感教育,在戲曲藝術生動的表現形式和深厚的文化蘊藏中,他們也會懂得中國人家國天下的情懷。”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從零基礎開始培養 高校戲曲選修課成“...
出版文創如火如荼:老國圖 新出手
《遇見幸福》臨近收官評分依然只有6.4 ...
周杰倫新歌《說好不哭》上線 勝在“青...
燃血少年志《江南》:講述中國軍工機匠...
2019中國IP展舉行 全面解鎖IP力量
? 武汉按摩体验 2012曾道人传真一诗 河南快三奖金 ag斗三公有什么技巧 后二组选复式配合定位胆 彩计划软件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 516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快乐十分玩法 网络捕鱼电玩 水果拉霸投注技巧 12116期足彩即时比分 北京pk10全天计划数据 自助柜台机赚钱 捕鱼来了怎么刷到1亿 168彩票开奖网 重庆时时计划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