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按摩体验|武汉按摩兼职女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焦點新聞 >

創勢翔“踩雷”欣泰電氣至今余波未了 粵財信托也攤上事了

曾經的私募冠軍創勢翔,在舉牌欣泰電氣折戟之后,留下的“爛攤子”至今余波未了。

而這次卷入其中的卻是創勢翔的私募產品合作伙伴粵財信托。

裁判文書網近期發布的《趙建、廣東粵財信托有限公司營業信托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顯示,投資者趙建以粵財信托公司違反信托法規定的親自管理義務和信托合同約定的謹慎、有效管理義務,要求賠償其投資損失。對此,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之前的一審判決基本事實認定不清,要求發回重審。

投資者上訴要求賠償損失

創勢翔曾兩次奪得全國私募的股票多頭策略冠軍。創始人黃平從發行首只陽光私募產品,就與粵財信托緊密合作。2016年,創勢翔兩次舉牌欣泰電氣,當時這家創業板公司因欺詐上市和虛假信息披露,之后遭到強制退市。在如此背景下,創勢翔卻在2016年3~4月,短時間接連舉牌欣泰電氣,使用了多個粵財信托的產品,包括粵財信托-創勢翔盛世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賬戶、粵財信托-創勢翔飛翔、粵財信托-創勢翔盛世2號、粵財信托-創勢翔旭日等。對于購買其信托產品的投資者而言損失慘重。因投資者趙建不服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2018)粵0104民初1043號民事判決,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

中國裁判文書網近期發布的《趙建、廣東粵財信托有限公司營業信托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顯示,投資者趙建以粵財信托公司違反信托法規定的親自管理義務和信托合同約定的謹慎、有效管理義務,在明知欣泰電氣財務造假且有退市風險的情況下兩次舉牌買入欣泰電氣股票,履行合同存在重大過錯等為由,要求粵財信托公司和創勢翔公司賠償其投資損失。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一審判決認定基本事實不清。粵財信托公司抗辯所有信托管理事務均為親自執行,其已恪盡職守,履行了誠實、信用、謹慎、有效的管理義務,不存在違約,認為趙建主張的損失金額計算有誤且與其無關。另外創勢翔公司則以其不是信托合同的相對方,其已盡到投資顧問的謹慎勤勉義務進行抗辯。

據此,粵財信托公司作為信托關系的受托人,有否親自處理信托事務,有否履行謹慎、有效管理義務,是否存在違約并導致趙建損失,是本案最主要的爭議焦點,也是案件審理必須查明的基本事實。但一審判決對此未能予以查清。而趙建一審已舉證證實其投資損失,并提供了《中國證監會【2016】120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以證明粵財信托公司未履行親自處理信托事務及恪盡職守的管理職責。

該處罰決定書雖然處罰的對象是創勢翔公司及有關責任人,但在作為處罰依據的事實部分認定“包括‘粵財信托·創信研究’等37個信托計劃、私募產品的投資顧問或者產品管理人為創勢翔公司;上述產品的基金經理為黃平,產品的投資決策和交易決策由創勢翔公司和黃平作出;上述賬戶交易品種的選擇、決策制定、下單操作等均由創勢翔公司全權負責,產品賬戶交易的電腦MAC地址與創勢翔公司電腦的MAC地址比對高度重合”。

廣州中院:發回重審

趙建已就其主張完成了基本舉證責任。值得注意的是,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則連發數問,首先是粵財信托公司作為履行義務一方,是否提供了足以推翻前述認定的證據以佐證其抗辯主張?其次,根據信托合同約定,委托人將資金委托給受托人的目的,在于“通過受托人的專業管理謀求信托財產的穩定增值”,為此受托人應當恪盡職守,“履行誠實、信用、謹慎、有效的管理的義務,為受托人的最大利益處理信托事務”。

而粵財信托公司在欣泰電氣已先后于2015年7月15日、11月27日、12月10日三次發布公告,承認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公司存在重大會計差錯,甚至在欣泰電氣于2016年2月29日再次發布關于股票存在暫停上市風險的提示性公告之后,仍然兩次舉牌大量購入欣泰電氣股票,此舉是否具有合理性并符合信托目的?是否有悖其依約所應承擔的“謹慎”管理義務?

對此一審判決并未作出分析評判,反而在粵財信托公司未向委托人趙建告知持倉情況的前提下,僅以趙建當時沒有對此提出過異議及信托合同未約定該類股票不能作為投資對象為由,否定趙建提出的受托人未依約履行信托管理義務的主張,理據是否充分?

此外,在舉證責任的分配上,一審法院沒有考量訟爭雙方的舉證能力以及各自距離爭議事實的遠近,僅以趙建未能舉證證明其主張的損失與粵財信托公司履約行為之間的因果關系為由,判決由趙建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自行負擔相關損失亦屬不當。鑒于一審判決對于以上對案件處理有實質性影響的事實未能審理查明,已屬基本事實認定不清。

為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三)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三十五條規定,裁定如下:首先是撤銷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2018)粵0104民初1043號民事判決;其次是本案發回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重審。上訴人趙建預交的二審案件受理費9128.30元予以退回。

對此,有私募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資管新規發布之前,信托公司作為管理人,向高凈值客戶以非公開募集資金發行產品,私募基金管理人則以投資顧問的方式,參與上述產品的運作,其中信托類的部分產品淪為純通道產品,投顧方直接下單操作交易,信托方作為管理人難以盡到受托之責。在資管新規發布之后,監管機構要求部分信托公司嚴格遏制通道業務的無序擴張,同時嚴禁信托公司違反資管新規開展通道業務。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李保芳喊話“酒喝不炒”、直營渠道進展...
“誅仙”泥菩薩過河 新麗傳媒業績能否...
時評|金融工具再啟用:降準釋放巨量資金
波音737MAX空難皆與MCAS被錯誤激活有關...
河南這10家問題食品企業被曝光 你“中...
遠洋集團1905億負債壓頂銷售增速下滑 ...
? 武汉按摩体验 11选五前三直遗漏 橄榄球赛事比分网 民间时时彩龙虎技巧 干里马排列三预测 2019年富婆看图一肖一特第8 河南快三下载安装 二八杠生死门视频 ag亚游非同凡享 户外轨迹怎么赚钱 时时彩宝典苹果手机版 pk10开奖结果直播查询 ag电子漏洞 广西11选5前三值走势 养家禽赚钱 腾讯三分彩计划全天 双色球app官网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