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按摩体验|武汉按摩兼职女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股票 >

縮水近350億元!晶晨股份交易29天成科創板首只腰斬股 國泰君安保薦留污點

晶晨股份自上市以來股價持續下滑,18日盤中一度跌至82.27元,創出新低,收盤報83.6元。如果從上市首日盤中最高的166元算起,晶晨股份29個交易日內的最大跌幅達到50.44%,市值縮水近350億元,是目前第一只也是唯一一只腰斬的科創板股票。

據招股書披露,晶晨股份此次科創板IPO的保薦機構為國泰君安證券,保薦人代表是尋國良、李冬;會計師事務所是安永華明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伙);律師事務所是北京市君合律師事務所。

公開資料顯示,晶晨股份成立于2003年,主營業務為多媒體智能終端SoC芯片的研發、設計與銷售。數據顯示,2016-2018年和2019年1-6月,晶晨股份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1.50億元、16.90億元、23.69億元和11.29億元;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分別為6515.65萬元、1.61億元、2.71億元和 9623.86 萬元。

延伸閱讀

《紅刊財經》:晶晨股份光鮮外衣背后的財務疑云

對于一家幾乎被所有研究機構和媒體看好的公司,其從存貨到收入,再到采購都存在著疑點,這些疑點均指向該公司財務數據的真實性,如果讓一家上市之前基本誠信都有問題的企業上市,則上市之后一旦任性還不知會出哪些幺蛾子。

?作為科創板9家首批受理企業之一的晶晨股份,相較其他幾家公司不論是在營業收入規模方面,還是凈利潤增長方面都有不小的優勢,因此,不僅研究機構對該公司的點評明顯優于其他受理公司,就連與之沾光的上市公司股票也在二級市場受投資人追捧,如在首批受理名單公布次日,與晶晨股份大股東TCL王牌相關的股票TCL集團便報以漲停,與另一大股東創維投資相關的創維數碼同樣報以漲停。

作為一家以多媒體智能終端SoC芯片的研發、設計與銷售的公司,晶晨股份主要產品系智能終端應用處理器系統級芯片,屬于專用集成電路,其研發的芯片產品主要包括智能機頂盒芯片、智能電視芯片、AI音視頻系統終端芯片和其他。近年來,我國集成電路設計企業數量出現了井噴,2017 年數量已達1380家,市場化程度較高,競爭比較激烈。目前市場智能機頂盒芯片的主要廠家有聯發科、海思半導體等公司,如果再進一步細分,則晶晨股份緊隨海思半導體之后,占據行業前列,2018年該公司在IPTV/OTT機頂盒芯片采用方案中以32.6%的市場份額位列第二。

股權轉讓中的疑點 有人甘當“冤大頭”

招股書披露,晶晨股份最早為外商獨資企業,是由晶晨CA于2003年以美元出資成立,后經歷多輪股權轉讓和增資,于2017年3月由有限公司變更為股份公司。在晶晨股份的大股東中,不乏TCL王牌、天安華登、創維投資等大咖公司,不過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John Zhong、Yeeping ChenZhong以及一致行動人陳海濤均為外籍人士,他們通過晶晨控股持有晶晨股份39.52%的股權,成為晶晨股份第一大股東。讓《紅周刊》記者感興趣的是,在晶晨股份的歷次股權轉讓中,有很多是令人費解的。

2015年11月,晶晨股份進行了第二次增資,其中TCL王牌、創維投資均是在這次增資中成為晶晨股份大股東的。其中TCL王牌以等值2921.40萬美元的人民幣認繳注冊資本164.84萬美元,創維投資以等值525.196萬美元的人民幣認繳注冊資本29.62萬美元。本次增資完成后,晶晨股份的注冊資本由此前的1000萬美元增加到1194.46萬美元。其中TCL王牌取得晶晨股份13.80%的股權,而創維投資則取得晶晨股份2.48%的股權。按照TCL王牌和創維投資金額和所取得的股權價值計算,此時的晶晨股份整體估值達到了2.12億美元。

一年后,在2016年11月晶晨股份的第二次股權轉讓中,上海華芯以500萬美元的價格取得了2.36%的股權,照此價格計算,此時的整體估值仍然是2.12億美元。也就是說,從2015年11月到2016年11月,晶晨股份的估值是沒有發生變化的,這樣看來,似乎該公司在此期間的發展情況并沒有那么特別出色,否則其估值為何沒有出現變化呢?

奇怪之處在于,晶晨股份2016年12月~2017年1月的第三、四次股權轉讓,與第二次股權轉讓僅間隔1個多月,晶晨股份估值就發生了明顯變化。

2016年12月1日,晶晨有限董事會做出決議,同意天安華登以900萬美元的價格從晶晨控股手中獲得了晶晨股份3.83%的股權,FNOF以1000萬美元的價格從晶晨控股手中獲得了晶晨股份3.54%的股權,北京集成則以500萬美元的價格從晶晨控股手中獲得了晶晨股份1.42%股權。按照這三家公司獲得股權的價格計算,則晶晨股份對應以上三家公司給出的估值分別為2.35億美元、2.82億美元和3.52億美元。

顯然,僅僅過了一個月,天安華登、FNOF和北京集成獲得晶晨股份股權付出成本明顯比上海華芯高得多。奇怪的是,即使同在2016年12月的交易,天安華登、FNOF和北京集成獲得晶晨股份股權的價格竟然全然不同,其中北京集成獲得股權的估值比天安華登要高出1.17億美元,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又過了一個月,到了2017年1月時,則發生了更加奇怪的事情。晶晨股份的控股股東晶晨控股將其持有的晶晨有限5.95%股權(對應注冊資本71.10萬美元)、2.53%股權(對應注冊資本30.20萬美元)分別轉讓給Jim Paochun CHIU和上海晶祥,轉讓價款分別為1400萬美元和149.86萬美元。照此價格計算,則Jim Paochun CHIU取得股權對應該公司估值為2.35億美元,與天安華登取得時的估值相當,而上海晶祥取得股權對應的公司總體估值卻僅為0.59億美元。

當然,上海晶祥為其員工持股平臺,獲得股權的價格低尚可理解,可是Jim Paochun CHIU取得股權時所核算出的整體估值為何比一個月前北京集成獲得股權時的整體估值還低了很多?這是否意味著北京集成買貴了?但是從披露的信息來看,并沒發現該公司有何異議,這顯然是不正常的,畢竟“冤大頭”誰也不愿意當。由此來看,莫非這兩家公司背后還另有其他約定不成?然而對此,草案中并未找到相關說明。

產銷之疑

根據招股書披露的數據來看,晶晨股份近年來營業收入出現了大幅增長,其中2016年收入為11.5億元,2017年為16.9億元,2018年增加到23.69億元,其中,2017年和2018年分別同比增長了47.06%和40.14%。伴隨收入增長的還有存貨,該公司2016年的存貨為1.76億元,2017年增長到2.28億元,2018年更是增長到了5.29億元,其中2017年和2018年同比增長率分別為29.12%和132.66%,顯然,該公司2018年存貨增長速度尤為驚人,遠超過收入增速,這似乎有些不合理。那么究竟是否合理,我們可以通過產銷量數據來驗證一下。

晶晨股份的產品主要包括智能機頂盒芯片、智能電視芯片、AI音視頻系統終端芯片,招股書介紹產品產銷量時,披露了主要產品的生產量、銷售量以及每種產品的平均售價。在進行毛利率分析時,也披露了每種產品的毛利率情況。因此,根據該公司披露的這些信息,我們可以核算出其報告期內每年新增存貨情況。

經計算,2018年晶晨股份的智能機頂盒芯片存貨新增1億多元,智能電視芯片新增了4900多萬元,AI音視頻系統終端芯片新增了2500多萬元,合計計算其庫存產品新增金額,應該在1.74億元左右。

那么招股說明書中披露的存貨情況又如何呢?數據顯示,2018年晶晨股份的存貨中,庫存商品金額為21801.57萬元,其中還有769.11萬元的發出商品,而2017年該公司的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則分別為8238.34萬元和93.45萬元。由此可以計算出,其2018年新增的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金額為1.42億元,顯然這一結果比我們上文中計算出的1.74億元少了數千萬元。這樣看來,其存貨數據似乎也是不可靠的。

收入之疑

存貨不可靠,那么其營業收入又是否正常呢?招股說明書披露,晶晨股份的產品主要以境外銷售為主,其產品主要銷往香港地區、臺灣地區以及其他國家,其中2016年,其境外銷售金額一度占到了營業收入的83.11%,而2018年這一比例則降低到59.88%。整體看,近年來公司的業績主要靠境外銷售來拉動。根據該公司現金流以及應收賬款等債權情況,我們來分析一下其披露的營業收入數據又是否真實。

2018年,晶晨股份境內銷售金額為9.51億元,境外銷售金額為14.19億元。境外銷售產品沒有增值稅,而境內銷售部分在2018年5月之前有17%的增值稅,2018年5月以后下降到16%。由于晶晨股份并未分別披露增值稅調整前后的收入數據,因此我們統一按照調整后較低的16%的增值稅稅率計算,則該公司2018年包含增值稅的收入應該在25.21億元左右。

那么該公司銷售產品形成的債權情況又如何呢?根據披露的數據計算,2018年晶晨股份新增的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金額合計為0.96億元,因此,扣除這部分債權后,該公司如果當年實現了25.21億元的含稅營業收入,那么其現金收入部分應該在24.25億元左右才合理,可實際情況呢?

根據該公司現金流量表中“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項顯示,2018年該金額僅為23.01億元,而該公司當期還有900多萬預收款項的新增額,扣除新增預收款項的影響后,該公司實際收到的現金相比我們上文核算出的24.25億元的結果仍然差了1.33億元。也就是說,從我們計算情況來看,晶晨股份2018年實現的營業收入中,有1.33億元即沒有形成應收債權也沒有以現金收回,那么這部分收入又去了哪里呢?顯然其披露的營業收入數據并不正常。

除了2018年外,其2017年數據也存在類似問題。2017年披露的境外營業收入為7.25億元,境內營業收入為9.65億元,當年按照17%的增值稅稅率計算,則當年含稅收入應該為18.07億元。債權方面,2017年該公司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的新增金額為0.79億元,預收款項金額減少近500萬元,因此,理論上該公司當年的現金收入金額應該為17.22億元,然而該公司當年的“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僅為16.08億元,相比理論金額少了1.14億元,那么這1.14億元的營業收入又去了哪里?

晶晨股份連續兩年都有巨額營業收入得不到現金流和應收債權的驗證,對于其中的緣由,恐怕還是需要公司給出合理解釋的。

采購之疑

很多收入異常的公司采購數據也存在不合理的狀況,那么晶晨股份的采購情況又如何呢?作為Fabless模式下的集成電路設計企業,晶晨股份原材料主要為晶圓和封裝測試服務,其中晶圓代工供應商主要為臺灣積體電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而封裝測試廠家則有長電科技、華天科技(西安)有限公司等。

招股說明書披露,2018年晶晨股份向前五大供應商合計采購金額為18.36億元,這占到了當年采購總額的99.42%,照此計算,則當年采購總額合計為18.47億元。依照統一按照調整后的16%的增值稅稅率計算,則該公司2018年含稅采購金額為21.43億元。

那么其2018年的采購負債情況又如何呢?根據披露的數據,2018年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的新增金額合計為1.55億元,也就是說,其當年為采購支出的現金應該在19.88億元左右。可事實上,該公司當年“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僅為18.06億元,至于當年該公司預付款項影響,則因變化很小可無需考慮,因此勾稽后的結果是,支出的19.88億元現金比理論現金支出要少1.82億元。這意味著有1.82億元含稅采購不知是用什么來支付的?顯然,這也讓人十分不解,進而該公司近年來的采購數據是否真實也要打上個大大的問號了。

從存貨到收入,再到采購都存在著疑點,如此多的疑點均指該公司財務數據的真實性,雖然科創板的上市申請放寬了對企業盈利方面的要求,但財務數據的真實性還是需要有保障的,如果上市前的不真實誠信毛病帶到上市后,則不知道還會出哪些幺蛾子了。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莆田系"美迪西實控人今年5次收限制消費...
董事長減持、業績轉虧 長城影視又被一...
蒙牛出手!71億大手筆收購 股價卻一度領跌!
老板電器發布中報:現金流凈額降4成 行...
太樂觀?海底撈系市值已超恒大 靠什么...
國科環宇成科創板首單被否的企業 中泰...
? 武汉按摩体验 泰山计划软件 体彩大乐透19111 电子竞技和游戏的区别 澳洲幸运8开奖是什么意思 ag捕鱼王2平台官网 时时彩后1稳赚技巧 鞍山街道划分图 双色球周二走势图 时时彩赛车计划软件 福利彩票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福彩幸运农场玩法 118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双色球胆拖工具 四人扑克玩法 快乐10分前三组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