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按摩体验|武汉按摩兼职女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股票 >

神州細胞采購數據混亂 硬件條件或很難符合上市標準

對于神州細胞來說,能否成功在科創板上市并拿到16億元融資,是決定其“燒錢模式”能否延續的關鍵,可對于一家持續虧損且還暫時看不到盈利時間的公司來說,其自身硬件是否符合科創板上市標準本身就是一個懸念。

北京神州細胞生物技術集團股份公司(簡稱“神州細胞”)是一家主要從事生物制藥研發的企業,報告期(2016年至2019年3月)內,該公司出現連續虧損且虧損金額呈不斷擴大現象。可就在這種硬件條件下,神州細胞近日公布了科創板招股說明書申報稿,擬發行不超過6800萬股新股,募資超過16億元。

對于神州細胞來說,能否成功在科創板上市并拿到16億元融資,是決定其“燒錢模式”能否延續的關鍵,可對于一家持續虧損且還暫時看不到盈利時間點的公司來說,其自身硬件是否符合科創板上市標準本就是很值得探討的話題,而《紅周刊》記者在進一步梳理其招股書時發現,該公司的營業收入和采購方面數據還存在很多異常情況,一旦被證實有虛假成分,難免會影響其上市進程。

硬件條件或難以符合上市標準

從招股書給出的信息來看,神州細胞能夠“拿得出手”的或許是擬使用16.77億元募集資金投入的7個核心產品——SCT800、SCT200、SCT-I10A、SCT1000、SCT400、SCT510和SCT630,不過需要注意的是,這7個產品是需要大量資金進行臨床研究的,而不是直接募資用于擴大生產“賺錢”。

招股書披露,公司的經營業績情況在報告期是持續不振的,近年僅有少量營業收入,而凈利潤則是虧損了-1395.15萬元、-14587.44萬元、-45952.76萬元和-10855.22萬元(2019年一季度),呈現出不斷擴大的趨勢。如此數據表現意味著,神州細胞“燒錢”速度是越來越快,規模是越燒越大。

為了籌集資金,報告期內神州細胞大量舉債,各期末長期借款均超過1億元,同時,報告期內資產負債率分別高達80.94%、65.53%、104.42%和58.21%,如此高的負債率顯然已經透支了神州細胞自身的舉債能力。值得注意的是,神州細胞并沒有短期借款,這種情況也反映出其舉債能力是并不樂觀的。此外,公司2019年3月末還增資擴股了5.8億元,其中,收到私募股權融資部分增資款2.41億元已在財務報表中體現。

也就在這樣的一種財務困境下,神州細胞選擇申請科創板上市,寄融資的希望于資本市場,然而,神州細胞的硬件條件又是否符合上市標準呢?對此,這就需要監管部門好好把關了。

招股書披露,神州細胞擬采用《上市審核規則》第二十二條第二款第(五)項規定的上市標準:“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40億元,主要業務或產品需經國家有關部門批準,市場空間大,目前已取得階段性成果。醫藥行業企業需至少有一項核心產品獲準開展 II期臨床試驗,其他符合科創板定位的企業需具備明顯的技術優勢并滿足相應條件”。

僅就該標準而言,神州細胞市值能否達到40億元就是一個問題。截至2019年3月末,神州細胞總資產只有11.02億元,股東權益合計只有4.6億元,然而這一規模是建立在剛剛增資擴股5.8億元基礎上的,其增資擴股前的2018年的數據是,資產總計5.4億元、歸屬母公司所有者權益-2236萬元,在個數據背景下,市場要想給出40億元估值并非易事。當然,而若以新增次擴股后硬件條件去估值,顯然就容易多了,但合理性卻是讓人有些不能接受的,因為如果每一家負資產公司且研究成果尚無體現出價值的情況下,僅憑增資擴股條件就能在科創板上市,那么企業在科創板注冊上市還有沒有底線呢?

在招股書中,公司也表示:“發行人作為研發型公司,如上市后其主要在研藥品研發失敗,且發行人無其他業務或產品符合《上市規則》相關規定要求的,可能將觸發退市風險警示。”這個表述進一步說明神州細胞目前是沒有什么穩定盈利產品的。

更為重要的是,《紅周刊》記者梳理神州細胞報告期的財務數據,還發現其營業收入跟現金流量完全不可能匹配,而采購數據同樣存在難以解釋的異常。

營收雖微小,現金流入卻很大

神州細胞披露的財務報表數據是讓人疑惑的,其在營業收入較少、應收款項和預收款項都變化不大的情況下,“銷售商品和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卻超過億元,如此不尋常的現象是如何造成的呢?

2016年12月,原來的神州細胞有限進行了存續分立,分立為神州細胞有限和義翹科技,前者將經營生物藥的研發及產業化業務,而義翹科技將經營科研試劑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業務、研發外包業務。這意味著,自分立而將業務剝離至義翹科技后,神州細胞不再從事科研試劑和研發外包業務,導致營業收入、營業成本及銷售費用都出現了大幅降低,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1~3月,其營業收入來自于資產租賃及代關聯方發貨收入。當然,由此也導致了2017年經營活動現金流入包含了分立前科研試劑和研發外包業務銷售的應收款項回款。

雖然存在分立這樣一個特殊的情況,但是分立之后義翹科技所經營的那部分業務收入、現金流量還體現在神州細胞的賬上,這種做法或許并沒有違反相關規定,但這又確實降低了財務信息在時間上的前后可比性,是否合理也是值得商榷的。

實際上,問題并非是財務信息可比性降低這么簡單。神州細胞的財務報表呈現的信息就像“霧里看花,水中望月”,似乎讓人看到了它的財務情況,但是卻不敢放心信任這些數據真偽。例如,2018年神州細胞雖然沒有主營業務收入,但代銷商品和銷售材料卻分別取得了293.66萬元、0.91萬元的其他業務收入(如表1所示),合計起來也有294.57萬元的營業收入。那么,對這些營業收入該如何考慮其增值稅問題呢?

招股書顯示,子公司諾寧生物、神州細胞工程2017年10月前為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適用的征收率為3%。自2017年10月起,諾寧生物、神州細胞工程認定為增值稅一般納稅人,也就是說,在2018年不需要考慮小規模納稅人征收率3%的情況。與此同時,神州細胞的生產及銷售貨物收入2018年5月1日之前適用的增值稅稅率為17%,此后適用的稅率調整為16%;也是在這個日期之前,神州細胞的不動產經營租賃收入適用的增值稅稅率為11%,此后適用的稅率調整為10%。此外,神州細胞的技術服務收入適用的增值稅不調整,報告期內均為6%。

分別考慮這些收入項目適用的稅率之后,2018年租金收入的銷項稅額為30.34萬元,而代銷商品的銷項稅額為0.15萬元。綜合起來,2018年神州細胞的含稅營業收入有325.06萬元。然而就在這樣的收入規模之下,2018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卻高達10525.59萬元,要知道這年已經不受分立之前應收款項回款的影響了,那么疑問就在于,神州細胞的應收款項和預收款項真的有這么大規模的變化嗎?

招股書合并資產負債表顯示,2018年年末,神州細胞并不存在應收賬款和預收款項,也就是說,上一年年末的617.29萬元應收賬款已經結清,本年度有相同規模的減少;而上一年年末的4.57萬元預收款項也結清,本年度預收款項也有相同規模的減少。剔除預收款項的影響,應收款項等經營性債權相當于在本年度減少了612.72萬元,很顯然,這并不會導致超過億元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入。

綜合起來,2018年的含稅營業收入325.06萬元、應收款項和預收款項變化整體金額612.72萬元,跟經營活動現金流量10525.59萬元之間,相差了9587.80萬元。那么,如此高額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用相同的方法對神州細胞2017年和2019年1~3月的營業收入及應收款項、經營活動現金流量等財務數據做勾稽分析,也不難發現分別出現了782.27萬元和90.24萬元的差異。當然,前后兩個期間的差異金額要比2018年的差異額小得多,進而也突出了2018年數據的異常。

采購數據混亂

除了營收方面數據存在疑點,神州細胞采購數據也是相當混亂的。

神州細胞主要采購試劑、耗材、服務,但是并沒有分別披露各類采購的金額。根據招股書披露的向前五名供應商的采購金額及其占采購總額的比例,我們可知報告期內神州細胞的采購總額分別有18866.47萬元、19310.05萬元、28232.92萬元和8627.98萬元(如表2所示)。

為了獲得這些采購物資和服務,神州細胞必然支付相應的現金,或者承擔應付賬款等相應的經營性負債,這些都要在財務報表相關項目中體現出來,否則不符合財務數據相互間的勾稽關系,就容易讓人對其真實性產生懷疑。

比如說,2018年神州細胞有28232.92萬元的采購總額,而財務報表所體現的數據還需要考慮增值稅。那么,其相應的增值稅有多少呢?由于招股書并未披露各類采購分別有多少金額,無法準確知道適用的稅率,如果統一按采購服務的6%稅率計算,則進項稅額有1693.98萬元。由此可知,2018年神州細胞的含稅采購總額有29926.89萬元。

同期的合并現金流量表顯示,2018年“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有14323.31萬元,同時,預付款項比上一年增加了58萬元,剔除這部分預先支付的現金影響,與本年度采購相關的現金流量流出金額為14265.31萬元。

將該項現金流量跟含稅采購總額29926.89萬元相比較,可知還有15661.58萬元的含稅采購額在本年度并沒有支付現金,根據財務勾稽關系,差額部分將在合并資產負債表中體現為相同規模的應付賬款的增加。

2018年年末,神州細胞的應付賬款只有7083.85萬元,跟上一年年末應付賬款2485.63萬元相比較,僅新增了4598.22萬元。這就意味著,在未付現的含稅采購額當中,還有高達11063.36萬元采購既沒有付現,也沒有相同規模的應付賬款新增額對其形成支持。

當然,由于披露信息有限,上述按6%的稅率考慮增值稅影響,從定量的角度看,所得到的差異金額可能并不十分準確,但是從定性的角度看,這能夠分析出其中可能存在較大的差額。假如按照17%和16%的稅率考慮增值稅,則根據上述相同方法分析出來的差額更大,達到了13980.77萬元。總之,綜合不同稅率的影響,實際上神州細胞的采購數據異常金額應在1.1億元至1.4億元之間。

2019年1~3月,按6%增值稅稅率考慮神州細胞這三個月的采購總額8627.98萬元的進項稅額,可知有517.68萬元,由此也推算出當年含稅采購總額為9145.66萬元。在合并現金流量表中,同期“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為4987.11萬元,在剔除預付款項增加額469.16萬元影響后,與采購相關的現金流量流出額為4517.95萬元。將含稅采購與現金流量勾稽,有4627.70萬元是未付現的采購需要在資產負債表中有相同規模的應付賬款新增額與之對應。

然而,在合并資產負債表中,2019年3月末的應付賬款為9163.20萬元,跟期初金額(即上一年年末金額)7083.85萬元相比較,只增加了2079.35萬元而已,其余的2548.35萬元并沒有相關財務數據的支持。同樣的分析方法,我們也不難發現2017年神州細胞的采購與現金流量、應付賬款之間出現了8650.72萬元的差異。當然,如果2019年1~3月的采購按16%稅率,而2017年采購按17%稅率考慮增值稅的影響,則差異金額更高,分別達到3411.15萬元和10774.82萬元。

總之,不論準確的差異金額到低是多少,目前的數據差異至少能表明從2017年開始,神州細胞的采購數據就很混亂,不排除有虛假的可能。就算考慮長期資產購建等其他可能存在的影響因素,也難以解釋上述分析中發現的異常。

最新動態
相關文章
周杰倫新歌提振騰訊音樂股價背后:網易...
蘇寧易購發布公告:已完成收購家樂福中...
百威亞太重啟赴港IPO:擬募資與定價大幅...
A股上市險企今年前8月實現保費收入1.74...
"莆田系"美迪西實控人今年5次收限制消費...
董事長減持、業績轉虧 長城影視又被一...
? 武汉按摩体验 一个人去领奖会被黑不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 戎马丹心城市怎么赚钱 比分网dota2 英国五星彩开奖软件 cctv5-体育频道 快乐飞艇开奖api 大乐透走势分析 后二定胆方法 百乐门娱乐游戏平台 11选5开奖号码查询 福彩3d怎么赔法 中国山西福彩快乐十分 加拿大有快乐8吗 1元入场棋牌捕鱼app 快三稳赚技术不亏